一秒記住【番茄小說網 www.yunjindai.cn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悠悠歲月(109)

    方興看著季川特別溫和的跟清寧說:“對不起, 給你造成困擾了,以后不會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猛然間, 心里就特別難受。

    清寧就說:“我也是一時氣話,撤資這事我不該隨意的說出口。公事是嚴肅的事情。我不會把私人感情帶到公事上, 但也希望咱們之間的合作, 僅限于合作。要是太私人, 咱們之間的合作可能就變的不怎么純粹了。我寧肯損失一些, 我想,我還是會撤資的。我這個人不難相處,但前提是我不喜歡麻煩的關系。”

    而你的心血來潮, 把本來很平靜的生活徹底攪亂了。

    宿舍里到現在氣氛都怪怪的。

    季川這頭答應了,完了周末清寧回家的時候就打了電話去她宿舍,是周亞男接聽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是學長啊。”她這么說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季川不好意思的道, “經常見你們跟清寧一起吃飯,還不知道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聽出你的聲音了。”周亞男笑了笑才道:“清寧不在宿舍,回家了。你打她的手機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機常常是靜音。

    而且, 這次也不是找清寧的。敗了總得知道是哪里敗了吧,怎么一下子事情就沒有轉圜的余地了呢。他覺得應該找她的朋友問問。

    于是打了這個電話, “要不我請你吃飯,正好有點想問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請我吃飯?”周亞男猶豫了一瞬就點頭,“好啊, 在哪里見?”

    然后袁園回來的時候就見周亞男在換衣服:“你要出門啊, 還給你帶了飯。”想想關系還是緩和一下的好, 住在一個宿舍的, 不能鬧的太僵。

    周亞男不自在了一瞬,“跟人約好了出去吃……”但是好意她接著了,“你給我留著,我晚上吃……”

    四月份的天,穿著連衣裙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袁園看了看外面,樹干都在風里搖擺,穿連衣裙?不怕感冒啊。

    季川一看這姑娘……“那去吃火鍋吧。”那里暖和。

    周亞男臉通紅,覺得這樣特別不好,穿成這樣出來確實很奇怪。

    坐到店里就自在多了。

    季川就說:“那天晚上清寧莫名其妙的發脾氣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周亞男就說,“就是我們宿舍的在一起開玩笑,有的覺得學長的條件好,有的覺得清寧的條件也好,不用遷就誰。然后就吵起來了。女孩子的宿舍就是這樣的,為了小事就隨便吵幾句。清寧年紀小,是那種不好控制脾氣的人,當時給學長發火了吧。”她小心的問,“你們還沒和好嗎?要我去勸勸嗎?”

    “嚇我一跳,我還以為是我的原因惹她不痛快了。”季川好像松了一口氣的樣子,“看來學妹們對我的意見還很大。看來還沒賄賂到,要不,我請你們宿舍的一起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周亞男愣了一下就說好,“那我幫著約吧。明天行嗎?”

    啊?!

    季川也愣了一下,剛才真只是隨口一說的,客氣一下的。但現在只能笑著說好:“行吧,因為我的事,給大家制造了矛盾,我該請客的。”

    卻不拿清寧說事了。

    周亞男沒聽出來,跟季川商量著幾點,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然后又說了一些清寧的事,比如老家應該是農村的,因為常跟老家的姐姐打電話。比如她三叔還是三伯的應該是做生意的,生意做的不小,清寧的衣服啥的都是那邊給的。至于清寧的父母,她倒是不知道多少,“應該就是公務員吧。她不愛說,咱們也不好問。”至于說喜歡什么,“那倒是沒有。消費倒不是那種特別厲害的。吃的上面沒啥講究,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,也不挑。穿的話,好像是親戚給的啥衣服,只要合身,她就穿。地攤貨也穿,品牌也穿,拉住哪件算哪件,真不講究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班男同學……”季川笑著問,“你明白什么意思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周亞男一副恍然的樣子,“跟他關系好的就兩個。一個是國家財經大學的,常通話。但聽那意思,不是那方面的關系,也不是追清寧。他們兩家關系可好,聽清寧的意思,那個好像是喜歡他姐來著。還有一個是軍校的……”

    季川的耳朵就豎起來了。

    周亞男一看那表情就明白了,就笑:“名字挺有意思的,叫嚴格好像。清寧沒說那是他男朋友,但我們說那是她男朋友的時候,她也沒反駁。”

    就是說,那個嚴格應該就是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季川心里不是滋味,“常回來看她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!”周亞男就笑,“她打上學來就挺神秘的,周末不在學校,到底是不是兩個人早就在校外同居了,就更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同居這個詞叫季川心里有點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想起那個睡在清寧家沙發上的那個小子。

    兩人吃完飯,一個是一肚子的心事,另一個卻很高興。

    哼著小曲去買了水果回去,宿舍里的都在,她就笑:“來吃水果。”

    想和解嘛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這個意思。然后都表現的很熱烈,都想著把那點不愉快干脆翻過去算了。

    然后吃到一半,周亞男就說:“學長請咱們吃飯,明天中午,誰都別走啊。”

    袁園一愣:“啥意思?清寧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吧。”周亞男就說,“沒清寧同意,學長好好的請咱們吃飯干什么?”

    這是答應了嗎?

    宿舍的幾個人覺得挺沒意思的,之前還為兩人合適不合適的吵起來了,轉臉人家又好了。

    但人家都請吃飯了,就是跟大家示好呢。那就去吧。

    結果到了地方坐下了,王曉就問:“清寧呢?還沒來?這可不是做東道主的樣子……”

    季川就笑:“昨兒跟周亞男一起吃飯,聽說你們為了我還吵起來了,我還給你們賠個不是。不關清寧的事,她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幾個人刷刷的看向周亞男,袁園冷笑一聲,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被楊寧靜一把拉住了,“干嘛呢?學長就是來道歉的,你這樣是啥意思?說了,跟清寧不相干……”

    星期天晚上清寧回宿舍的時候,覺得氣氛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多問,該干嘛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過了都有兩周了,袁園逮住機會才說:“你長點心吧。被人撬墻角了都。”

    啥意思啊?

    袁園就說:“周亞男現在晚上不關門不回宿舍,周末不見人。跟著季學長到處跑呢。”

    清寧愣了一下,跑就跑吧。

    有啥關系?

    等網吧開業的時候,季川打電話叫過去,這是公事,該去的。到了地方清寧才知道,周亞男如今算是公司的員工。

    “給咱們做飯收拾辦公室。”方興就嘆氣,“特別能干。關鍵是還免費的。”

    經營是季川的事,她不干預。因此只點點頭,半句多余的話都不說。

    回宿舍之后周亞男把清寧叫到宿舍外面:“咱倆談談……”

    清寧皺眉:“沒事!你說吧。”

    周亞男就低聲道:“我是跟著季川學長學口語的。也不算是免費幫工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她就透漏過說她想出國,清寧表示理解:“季川的英語口語確實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就沒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清寧該干嘛干嘛,看不出受到什么樣的影響了。哪怕是對周亞男,跟之前的態度也并沒有不合適的。

    宿舍看起來是回到了之前的氣氛。不過是周亞男不怎么跟大家一起行動了,自然就疏遠起來了。

    但袁園不止一次的就說過:明知道追你,她湊什么熱鬧。

    這種事,無所謂啦。

    她收到一箱子嚴格寄來的各種做模型的材料,正高興呢。

    四爺給她閨女收拾了一間屋子做工作室,愛折騰就折騰吧。

    唯一不滿的是清遠,因為他被設立了門禁。那個工作室,他不被允許進去。

    嚴格給打電話,手機不接,應該是靜音。打家里的電話,占線。該是正上網呢。然后打林雨桐的手機:“林姨,清寧呢?”

    “嚴格啊。”林雨桐朝樓上看看,“你等一下,我去給你叫去。弄那個模型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姨,那就別叫她了。”嚴格趕緊道,“您在家還好嗎?我叔呢?比在秦市清閑了吧。”

    是啊!清閑多了。

    林雨桐就這么說。

    嚴格就說:“沒事的時候跟我叔周末的時候轉轉也好。”說著,又想起什么似的,“上周我給寄了兩箱子小棗,是這邊的特產,我嘗過一次,味道特別好。我媽那邊都收到了,您也注意查收著。要是吃的好,您給我打電話,我給您寄。”

    然后第二天就收到兩箱子大概得有四十斤的金絲小棗。

    一半是干棗,一半是去核的蜜棗。

    清寧對蜜棗壓根就沒有抵抗力,是為數不多的愛吃的零食里最鐘愛的一款了。孩子小的時候買這東西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清遠一邊吃,一邊嘚啵,“青梅竹馬的優勢就出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沒有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連自家老媽熬湯的時候愛用個干棗他都記得。

    林雨桐一拍兒子,“邊去……”

    孩子們的事,她只看,從不插手多嘴。關鍵是孩子有譜的,只要她喜歡,那自己跟四爺一點問題都沒有。

    清寧吃棗吃的挺好的,還往學校帶呢,那這東西就能收。

    不過用四爺的話,他家閨女再過十年談婚論嫁都不晚。急什么啊?

    不過今兒他回來不是一個人回來的,帶了個人——成海。

    要么說這個世界小呢。

    徐強說了這么一個人,四爺也就往心里去了。需要用人嘛,這樣的人自然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單獨往那飯館去了,結果就見到這成海呢。

    說起來,他跟著成海還真有過幾面之緣,只是匆匆見過,彼此沒打過招呼。

    早些年跟著明光,去他認識的那位老領導那里,就見過當時還是兵娃子,站崗著的成海。

    那時候成海才多大?十五六吧。

    十一二年過去了都!不過兩人一個照面,就都給認出來了。

    關系一下子就親近起來了。

    這不,晚上四爺干脆把人給帶家來認認門。

    林雨桐一聽是這么一碼子事,就笑:“那真是誰也沒想到的緣分。”

    她下廚做飯:“也嘗嘗我的手藝。”

    四爺就跟成海在客廳里說話,“當年那個果園,也動用了老領導不少的關系。這個事情,你也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成海還真知道,“怎么也沒想到是您。”

    兩人聊的挺高興的,四爺還不想叫成海去那個駕校了,太屈才。

    于是把人叫到書房,說到晚上都八點了,孩子寫完作業了,兩人才下來。

    吃飯喝酒到晚上十點多,林雨桐幫著熱菜,才聽到了個大概,房產開發這一塊,他叫成海去做。別的沒有,只有一點,質量得過關,得把林雨桐之前做的那一套抗震標準,當做噱頭宣傳出去。

    人走茶涼,利益這東西,太動人心了。不這么來一下,那就是曇花一現,轉瞬就淹沒在塵埃里了。

    成海就說:“您放心,修橋鋪路蓋房子,工程兵多的事。拉幾支過硬的工程隊,也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他是要把自己的生意自己來做了。

    四爺說你做主,有什么問題咱們再說。

    林雨桐就覺得吧,別看幾輩子了,一直還是他再背后給自己收拾尾巴。

    晚上躺下的時候她就說:“我始終長進不了多少,這都得賴你……”

    四爺就笑:“那就賴著我,我樂意……”

    兩個人都樂意,那就浪漫。只一方樂意,那得叫犯賤。

    袁園私底下這么說周亞男的,“……整天追在人屁股后面跑,計算機那邊有個老鄉學姐問我,我都不好意思說跟她一個宿舍的。太丟人了。”

    這么說了三五次,清寧就跟沒聽懂一樣問:“說誰呢?”

    再說也就沒意思了。

    清寧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等同宿舍的李嵐那邊也遭遇了追求者,然后宿舍的這幾個又忍不住八卦給意見,清寧才明白:哦!這里面沒誰是壞心。就是純粹的想以自己的角度給對方一個意見。

    李嵐就說:“我發現咱們宿舍咋這么有意思呢?我談戀愛你們著急啥呢。人家宿舍都是支持,咱們呢?先是審查。我之前還挺有感覺的,結果亞男說那人家穿衣服亂七八糟,太邋遢。然后我這心里就有點犯膈應。我說,咱能給彼此點空間嗎?安安靜靜的談一場戀愛行嗎?”

    袁園就說:“好吧!你愿意就行。我之前說的都收回!”

    “我們都收回。”

    但這不是收回就完了的事好嗎?

    我聽到心里去了的。

    真是煩死我算了。

    清寧給她爸打電話:“我能不住宿舍嗎?”她也快被煩死了。

    她爸說:“孩子,住著吧。以后遇到的人會更多,各式各樣的,就只當是歷練了。”

    嘟著嘴又給她媽打電話,她媽說:“乖啊!,媽一會給你回過去。你周萍阿姨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正事呢。

    “你忙吧。”清寧就趕緊道:“替我問阿姨好,我這邊沒什么大事,不用回了。”

    隔著電話能聽見聲,周萍就笑:“咱這閨女是真好,我是啥都不羨慕你,就羨慕你有倆好孩子。”

 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斂財人生[綜].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番茄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林木兒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林木兒并收藏斂財人生[綜].最新章節

ag8.com亚游 - 亚洲最佳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