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番茄小說網 www.yunjindai.cn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舊日光陰(62)

    今年的冬天, 林雨桐變的格外的忙碌。

    先是苗大嫂來了,找林雨桐給她家鐵蛋做媒。

    鐵蛋這孩子, 婚事也是多有不順。先是談了一個插隊的小姑娘,兩人蜜里調油似的, 不管苗大嫂怎么不愿意, 鐵蛋也是不改初心。一直想結婚吧, 可是有個法定的結婚年齡在那里限制著呢,婚就是沒法結。結果人家姑娘受不了這個種地的苦,就說叫你爸想想辦法,把我調到農場都行。苗家富這個人,對兒子找一個什么樣戶口的姑娘沒意見,之前也是同意的。但是一聽說兒子這個要求, 他就不同意了:“這是什么要求?以為換個工作就是享福了嗎?她要是抱著這樣的心態, 那在哪里能做好工作呢?拈輕怕重, 這是品質問題。”

    沒說一定不答應,但那意思就是求我沒用, 我也不給你辦。

    鐵蛋干著急沒辦法。正是天老大他老二的年紀,這心里就不服氣了,心說我就不信了,不靠你跟我媽,我還給我對象換不了一個工作了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賺的那些票票都攢著, 不行咱可以走其他的門路嗎?比如臨北區還有其他的廠子嘛, 不行去其他廠子也行。

    他一副有擔當的樣子跟人家姑娘說了, 結果人家姑娘不出一個月找到下家了。找了村里一個在飼養場上班的小伙子, 人家那邊的飼養場,是只要家屬,就能在里面做臨時工的。要是干的好,每年都有轉正名額。總比你這種還不知道要往哪里鉆營的要強吧。

    然后人家迅速的領了結婚證,結婚了。

    鐵蛋怎么辦呢?氣的帶著人把那小伙子揍了一頓,然后被派出所同志廠里的領導過去領人。苗家富嫌棄丟人,他不去。那只有林雨桐去了。這倒霉孩子在路上抱著她林嬸子就哭。

    失戀了嘛!

    這事過去了得有大半個月了吧:“怎么?還沒好點?”

    “要么說作孽呢!”苗大嫂氣的咬牙切齒,“慫貨,一點出息都沒有。一個滿心眼都是算計的姑娘,他娶回來干啥?”先是恨的牙癢癢,可看兒子干啥都提不起精神來,心里又不得勁:“我就想著,給說個對象,叫倆孩子處著。自己談的也好,找人介紹的也好,我是覺得,只要人好,這輩子不至于出了大岔子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有些明白了:“你這是看上誰家的閨女了?”

    苗大嫂就嘆氣,其實她是看上任副廠長家的閨女了。那閨女也十七了,如今在廠里的廣播室。小姑娘漂漂亮亮的,見人就笑,和和氣氣的。可這閨女實在是高攀不上,尤其是那臭小子談過對象,還被人家甩了,你再求娶人家去,這婚事就更不能提了。于是就道:“我還真看上個好姑娘,就是之前跟端陽一塊撿到孩子的那個叫甘草的姑娘。我前段時間去醫院拿藥,給老家鐵蛋他爺爺奶奶寄,跟那姑娘打的交道多了,就越覺得這姑娘貼心貼意的。這事啊,我還專門找了一個的李主任,幫我問那孩子了。人家孩子也沒對象……我就尋思,要不要去問問……看人家是個啥意思?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想起來了:“是那孩子啊!我倒是去過一次她家里,家里就父女倆,屋里倒是收拾大的利利索索的,是個能干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苗大嫂巴掌一拍,“就是瞧上這利索勁了。再說人模樣吧……多可人啊!可比那臭小子自己找的那個好,那個姑娘長的跟豆芽似的,笑也像是哭……”擱在以前啊,這叫沒福相。這樣的姑娘嫁人都是要不上彩禮的。

    林雨桐沒干直接應了,只說:“你叫我細細的打問打問,看人家女方那邊想找個什么條件的。”

    苗大嫂就覺得放心了,出門的時候還說:“給你做雙鞋!謝媒人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應和著,心里卻想著,得先問問端陽吧,看這事他有啥想法沒?

    “我能也有啥想法。”端陽哭笑不得,“我真沒那個意思!也不是人家姑娘不好,主要是……我估計跟她很難有共同語言,這個……媽,您明白的吧。”

    明白!

    端陽接觸過的人和環境,跟叫甘草的那孩子接觸到的人和環境根本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兩個不同生活環境出來的人,在一起過一輩子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就跟蘇瑾和曉星似的,兩口子磕磕絆絆,曉星自己都說,要不是娘家得力,她的日子會過成啥樣還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是!肯定是有這方面的原因的。這事沒有假如,真要是不停的給自己的日子做另一種猜想,那日子是真就沒法過了。

    常秋云找兒媳婦就很注意這一點。比如辛甜,出身天然就是一層保護,在寶育院長大的孩子,不管是物質條件和生活環境包括受到的教育都是跟孤兒院一樣的。林家需要這么一個兒媳婦,她也知道辛甜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家。所以,人家的日子就過的好。媳婦跟閨女似的,一家子處的和和氣氣的。

    端陽的悟性本來就高,哪怕沒有人耳提面命的,只看也看出幾分來。

    因此,他說的很實在,不是想著這姑娘漂亮,這姑娘性子好,而是說環境的不同沒有共同語言。這個不同語言不光是跟他的,更有跟整個家庭的。如果做不到融入整個家庭,嫡親的都會產生家庭隔閡,更何況端陽他到底是養子。對于家庭,他當然更看重些。

    所以,未必一定沒有在某一刻動心過,但他能更理智的規劃自己的未來。

    這不能說是好還是壞,一個人一個選擇。

    林雨桐明白的了端陽的意思,就選了日子,晚上的時候去了潘家。

    父女倆受寵若驚,又是拿花生,又是核桃的。

    潘厚樸帶著幾分忐忑就問了:“是甘草這丫頭在單位惹禍了吧?”

    甘草哭笑不得,自己算啥啊?能勞動總廠的人事處處長?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趕緊道:“爸,看您說的……”

    林雨桐也笑:“甘草這孩子挺好的……”可她還真沒做過媒,不知道接下來的話該怎么說了。于是就先問了一句:“甘草今年多大了,也十七八了。”

    十八了!

    一打聽歲數,潘厚樸就聽出來意思了,先遞話說:“我家這丫頭,也是命苦。她娘沒的早,我這當爹又當娘,規矩上,怕是這孩子差著些。如今也年紀也不算是小了,以后就盼著找個家里的長輩和善的,孩子老實厚道的……要是也能是個吃著商品糧,那就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說實話,人家孩子提這么個條件,真算是很實在了。

    甘草紅著臉,低著頭,這說了一句:“我去燒點熱水泡茶……”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門簾還在晃動,站在簾子外面的人并沒有離開。縫隙里還能看見這姑娘腳上的黑條絨棉布鞋。

    知道她在偷聽,林雨桐心里就笑了笑,這才把苗家想求娶的事給說了。

    苗家的情況,其實大部分人都能知道的大概。領導嘛,關注的人多。

    甘草在外面就面色微微一變,她知道要求親的人是誰了。那個人之前還因為喝的爛醉被送進醫院過。

    這種嫁女兒的事,肯定不能馬上給答復。林雨桐把情況說了之后就道:“鐵蛋那孩子,是我看著長大的。說實話,那是個好孩子。但這之前談過一個對象的事,也是真的。你跟孩子商量商量,但也不要有負擔。苗處長那人我知道,是個非常有原則的人。就是因為沒給那姑娘找工作,所以倆孩子吹了。所以,不用擔心如果不答應婚事,苗家會如何如何。這事我來做擔保。但凡有覺得被穿小鞋的感覺,就來找我。這事我管!”

    這種擲地有聲的話,叫潘厚樸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等林雨桐走了,甘草才從廚房出來。

    潘厚樸看閨女:“是不是不愿意?”

    甘草不停的拿著抹布擦桌子,問了一句:“爹覺得合適不?”

    “條件是沒說的……”潘厚樸就道:“你那婆婆又喜歡。其實爹覺得是合適的!可要是你覺得人家那孩子談過對象的事是個很要緊的事,那這事就不說了……”

    甘草的手停下來:“你叫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潘厚樸嘆了一聲就道:“你啊……也該死心了。好些人都打問呢,問我說你家的閨女是不是跟廠長家的兒子談著呢?想來苗家未嘗就沒聽過這樣的話。可苗家叫林處長來,林處長又來了,這意思還不明白嗎?林家那孩子沒那個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甘草就把手里的抹布扔桌上,回房間去,“我就是心理暫時別不過這股勁。您還不能叫我緩緩了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把意思傳達到了之后,就給苗大嫂復命了。

    苗大嫂特別熱情,也說林雨桐:“端陽也不小了,你不給張羅?我瞧著任家的丫頭不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叫他自己去找吧,過幾年,他要是沒出息的連個媳婦也沒找到,再說。”林雨桐是這么說的。

    苗家富覺得苗大嫂不厚道:“你就是再看上人家姑娘,也不能這么干!你這不是愣是叫林家表態嗎?”

    苗大嫂卻不以為意:“潘家那姑娘是真好!可不這么說透了,還不定便宜到誰家去了。這姑娘到咱們家合適,到林家……林家也未必看的上。林家連任家的美云也瞧不上。不過也是,人家那日子過的……小門小戶出身的姑娘在林家這日子過的也難舒展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戶人家小戶人家的?”苗家富哼了一聲,“我看你就是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閑的。”苗大嫂白眼翻他:“兒子這回的事,他是不對!但你也是……你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咋?”苗家富冷眼看她:“我勸你少折騰些。跟你說過,兒孫自有兒孫福,你就是聽不進去。他又不是長的歪瓜裂棗,也不是傻子憨子,吃過一次虧,你好歹等他緩緩,想明白了再說婚事。這么著急……婚姻大事是能著急的事嗎?”

    兩人吵吵的不歡而散。

    苗大嫂隨后幾次找林雨桐,問潘家有回復了沒有。林雨桐就說沒有,苗大嫂言語里有幾分暗示林雨桐再去問問的意思。這次林雨桐卻給推脫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去,一是苗家開口了,不去不合適。二呢,其實也是替兒子表達一個態度。到處都傳自家兒子在醫院那邊有個對象,這事其實說起來沒法追究。別人瞎傳是一方面,可能甘草回復的不明確也有些關系。端陽那孩子,皮相很好。他親媽能進高門大戶做姨娘,那長相就肯定差不了。所以,小伙子長的那真是能樂死丈母娘。別說是甘草,就是苗大嫂之前提起的人家姑娘,之前有一段時間挺纏著端陽的,不過人家爹媽看的緊,端陽又躲著,這才過了那么一段叫人比較尷尬的時期。

    林雨桐這一去,就算是表明態度了。我家孩子沒這意思,別耽擱你家孩子。

    意思到了,她就不能老催人家了。

    再去,這就是給人家施加壓力呢。

    她就跟苗大嫂說:“……意思告訴人家了,也就行了。你也是,太逼著鐵蛋那孩子了。你把你的想法跟孩子好好說,然后讓兩個孩子接觸接觸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她給了這么一個建議,其實就是委婉的拒絕了。

    苗大嫂著急,也沒多想,回去咋跟鐵蛋說的也不知道。反正之后鐵蛋連著好幾天晚上都來找端陽,在端陽屋里,兩人也不知道說什么。朝陽過來說:“兩人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林雨桐就把腌制的豆腐干和油炸的花生米給朝陽,叫他送進去。

    剛開始還兩人,后來不知道怎么的,成了三個人。

    許強也加入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那事,我也想明白了。”許強咬牙,從懷里掏出兩瓶酒來,“我老子對不起人,我原也活該被人算計。你們報復完了,你們揭過去了……今兒這倆瓶酒,你們一人一瓶,都喝了……咱之間的恩怨就算是徹底的揭過去了,我心里也不用不得勁了……”

    端陽靜靜的看了許強一眼,然后默默的拍開瓶子,拿著一瓶白酒直接給干了。

    鐵頭拿著酒瓶子,似笑非笑:“你小子……心眼倒是多……”

    日子不好過了,想主動示好了,偏弄的跟多大的胸懷似的。不過那話是怎么說的,冤家宜解不宜結,既然硬著頭皮來了。要是不接著,這就是把人個徹底的得罪了。

    他呵呵的把話說了,許強就皺眉:“只說喝不喝?”

    喝!不喝就是結了死仇了。

    三個人就這么的,喝了半晚上,朝陽干脆過來跟爹媽睡了。

    孩子們之間的事,四爺和林雨桐不管。尤其是端陽的交際,兩人更是不插話。不過朝陽這么過來住,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就擺在面前了。

    依舊是房子問題。

    這都幾年了,當初說好的土墻平房,還是這個平房。如今再不抓緊搞基建,以后更沒機會了。

    于是,廠里又開會,還是房子的事。

    這次四爺是下了狠心了,反正地方大嘛。原來都住的都是聯排的平房,如今改住聯排的樓房的。進了大門就是躍式的小三層,就是孩子們多,這空間也足夠大,而且分割好之后,私密性會比較好。

    建材也好辦。一是自家廠子就能生產的鋼筋,一個是距離不遠的采石場的石頭。

    這件事,是過完年之后就要辦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是全廠職工的福利,沒人有異議,事情就這么定了。

    今年過年的時候,一家子都回了林家。大垚兩口子今年回來過年,是個難得的團圓年。所以大年三十一早走,趕到林家吃團年飯。

    如今林百川的級別不一樣了,住的地方又調整了。是個非常寬敞的大院子。前院后院都是屋子,住的開。但今年蘇瑾和曉星沒帶著孩子回來,兩人去了吳家的老家,看范云清生的那倆孩子去了。叫林雨桐給捎帶了不少東西,只說是今年就算了,等明年吧。

 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斂財人生[綜].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番茄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林木兒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林木兒并收藏斂財人生[綜].最新章節

ag8.com亚游 - 亚洲最佳平台